免费发布信息

中国城投网

Tel:025-86852622

中国城投网 - 微信二维码小图

关注微信

中国城投网 -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 城投大数据 » 城投风采 » 正文

深度解读|平台公司如何应对国企资产负债“紧箍咒”?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9-28   来源:现代咨询公众号   作者:李启春 刘丰之   浏览次数:90
核心提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紧箍咒出台,平台公司当积极应对《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解读作者简介李启春,系江苏现代资

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紧箍咒”出台,

平台公司当积极应对

——《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解读

 

作者简介

李启春,系江苏现代资产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管理咨询事业部市场副总监,现代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刘丰之系江苏现代资产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管理咨询事业部项目经理,现代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了《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当前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提出了明确要求。文件主要包含总体要求、分类确定约束指标标准、完善自我约束机制、强化外部约束机制、加强配套措施、加强组织实施等六个方面。

一、文件出台背景

(一)国有企业成为当前主要负债主体,构成潜在重大风险

 

过去十年,信贷规模高速增长,投资拉动的发展模式对中国经济保持持续稳定增长有着一定的推动作用。而当前,单纯依靠信贷增加和投资拉动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越来越不明显,边际效应越来越低,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经济的总体风险却越来越高。

 

十余载的信贷扩张带来了巨大的债务规模,高债务杠杆、高信用风险成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灰犀牛”,开始影响中国金融的稳定性。为此,中央政府近两年来逐步收紧信贷政策、强化金融监管,并将“去杠杆”列为宏观政策的主要目标,防范系统性风险成为宏观经济的主旋律。

 

根据相关统计,截止2017年底,我国债务总额达184.5万亿元,其中企业债务近100万亿元。这当中,企业债务的2/3以上又聚集在国有企业,且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普遍高出同期民营企业。因此,2018年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首次提到结构性去杠杆,并明确国有企业是结构性去杠杆的主体之一。

 

(二)国家对国有企业降杠杆、防风险的充分重视

 

近年来陆续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国务院会议、金融工作会议等,都多次提到“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并将其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这与意见开篇提及的精神不谋而合。意见于5月11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审议通过,并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相较于前期关于国有企业的发文来看,规格较高,足以看出中央对此项工作的重视程度。

 

(三)国有企业以其更强的融资能力影响国家调控政策效果

 

国有企业,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僵尸企业,凭借其良好的政企关系往往具备更强的融资能力,造成资金“黑洞”,严重影响到国家财政及货币政策的实施效果,尤其在经济结构转型期,企业经营成本高企,国有企业会对民营经济带来一定的挤出效应,不利于国家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

 

二、文件对平台公司的影响分析

(一)降杠杆、减负债成为平台公司未来一项特别重要工作

 

意见的核心内容在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这不仅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举措,也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国有企业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平台公司作为地方主要的国有企业,一直以来举债融资是其存在的重要价值。目前,平台公司债务普遍处于较高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将来一段时间内平台公司降低杠杆水平、进行资产负债约束、防范化解债务风险将是其特别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根据文件要求,“加强资产负债约束日常管理”,“将降杠杆减负债成效作为企业考核和评价的重要内容”,平台公司自然不敢怠慢,这甚至会挤压现有的融资工作任务,不过对倒逼平台公司转型发展、统筹投融资工作、合理优化债务结构和控制债务水平等起到积极的作用。

 

(二)如何确定平台公司的相关约束标准或将成为难点

 

意见提到“针对不同行业、不同类型国有企业实行分类管理并动态调整”,“原则上以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基准线,在基准线基础之上加5个百分点为预警线,加10个百分点为重点监管线”。平台公司作为国有企业中较为特殊的群体,一直以来很难有个明确的行业界定,故而在母公司层面确定一个合理的基准线、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可能要考虑多重因素,甚至因地而异。不过,当平台公司的子公司实现分类运作时,可以结合子公司所处行业实行分类管理。

 

(三)多重措施配套,为平台公司降低负债提供了多个路径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平台公司化解存量债务、降低负债率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不仅需要平台公司自身充分作为,更需要顶层设计和提供政策支持。为了化解存量债务,意见也提出了诸多配套措施,比如:“积极通过优化债务结构、开展股权融资、实施市场化债转股、依法破产等途径有效降低企业债务水平”;“不得强制要求国有企业承担应由政府或社会组织承担的公益性支出责任”;“支持国有企业盘活存量资产优化债务结构”;“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国有企业通过出让股份、增资扩股、合资合作等方式引入民营资本”;“鼓励国有企业通过主动改造改制创造条件实施市场化债转股”;“鼓励各类投资者通过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形式参与国有企业兼并重组”。这一系列措施为平台公司化解存量债务,降低负债提供了有效的途径,不乏有些措施用于约束地方政府行为,也算是对平台公司转型发展的利好。

 

(四)隐性债务风险防范为平台公司敲响警钟

 

意见很重要一块内容就是强调要“厘清政府债务与企业债务边界”,“坚决遏制地方政府以企业债务的形式增加隐性债务”,并严禁地方政府和部门、国有企业等进行各种形式或者变相的举债融资。再结合近期坊间流传神秘的27号文(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也已于前不久下发,虽说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其核心肯定是围绕政府隐性债务管理,而政府隐性债务的一大主要来源就是平台公司等地方国有企业。从这个意义上看,意见在针对地方政府和平台公司防范化解隐性债务风险等方面,或许会与神秘的27号文有一定程度的衔接,无疑给平台公司的未来融资工作中敲响了警钟。

 

(五)重申对金融机构的要求,平台公司融资环境再度蒙上阴影

 

意见不仅对国有企业自身约束做了要求,也大篇幅强化外部约束机制,特别是加强金融机构的协同约束。意见要求金融机构“全面审慎评估其信用风险,并根据风险状况合理确定利率、抵质押物、担保等贷款条件”,对列入重点关注或重点监管的国有企业,要么“联合授信”,要么“原则上不得对其新增债务融资”。年初下发的财金【2018】23号文,明确规范金融机构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投融资行为,此次再度对金融机构提出要求,未来平台公司的融资渠道会越来越窄。

 

(六)允许破产,使得打破平台信仰成为可能

 

意见特别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这在历次关于平台公司监管要求的文件中首次出现。随着资管新规出台,穿透性监管加强,依托地方政府信用背书的平台公司信仰难在,这当中负债率极高、无实体性业务、缺乏现金流等资质差的平台公司将难逃厄运,面临破产重整和清算的风险。从《公司法》的角度来看,公司组建和破产乃是正常行为,意见中关于允许平台公司破产的表述更是起到警示作用。当然,为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发生,平台公司的破产和清算还需考虑多方面因素并慎重而为之。